首页 > 最新资讯 > 教育服务 > 国学教育服务 >

《世说新语》的机智与幽默_中小学国学教育服务

魏晋名士思想解放,感情丰富,精神自由,智慧卓越,又勇于并且急于表达自己的感情,阐发自己的思想,体现自己的才智,实现自己的价值。在清淡的熏陶之下,他们长于思辩、善于应付,富于机智性和幽默感,这在中国三千年的历史上是不多见的。刘义庆对此感同身受,心有默契,总是尽可能发挥自己的语言才能,以充满机智与幽默的语言,表现名士们的机智与幽默。

《世说新语》的机智与幽默_中小学国学教育服务

日本学者井波律子著有《中国人的机智———以〈世说新语〉为中心》一书(日本东京中央公论社,1983年刊行),专门探讨魏晋名士的机智和《世说》语言的机智。她称赞说:《世说》是“富于卓越的语言机智表现的宝库,它为研究中国人的机智提供了最好不过的素材”。“生活在《世说》世界中的人物,从头顶到脚底,充溢着机智的感觉,追求优雅的语言表现。”例如《排调》第六则:孙楚年少时欲当隐士,对王济说话,误将“枕石漱流”说成“漱石枕流”。王济随即反问道:“流可枕,石可漱乎?”孙楚机智地答道:“所以枕流,欲洗其耳;所以漱石,欲砺其齿。”孙楚本来陷于尴尬境地却能随机应变,巧作回答,化错为对,变被动为主动。孙楚妙语连珠,词锋如云的对答,贯穿着机智警辟而又广博活脱的学者幽默。以清流洗耳,暗用许由典故,示其高洁;以石头漱口磨牙,言其辩才。又如《排调》第三十则写张玄之八岁时,门牙掉了。前辈知道他不平常,故意打趣地对他说:“君口中何为开狗窦?”张应声答曰:“正使君辈从此中出入。”张玄之针锋相对的妙答起到了自我保护的作用。语言既有攻击性,又有幽默感。再如《排调》第十二则巧用类比,反驳对方的诘难:

诸葛令、王丞相共争姓族先后,王曰:“何不言葛、王,而云王、葛?”令曰:“譬言驴马,不言马驴,驴宁胜马邪?”

以上诸例都是通过人物的巧言表现人物的机智。另外如曹操卧床避祸的故事,王右军呕吐避祸的故事,则是通过人物的巧行表现其机智。机智是一种特殊的智慧表现,是一种巧智。它是主体以巧智应付各种变故、矛盾,是主体以出人意外的巧妙手段嘲弄客体对象,以其智慧之美赢得笑声的喜剧审美形态。

幽默是机智在生命体验和充沛情趣促动下的表现。秦牧说幽默是“一朵永不调谢的智慧之花”。弗洛伊德在《机智与无意识之关系》中也说幽默是“语言的游戏”,“是人们智慧形成的结晶”。《世说新语》特设《排调》一门,较为集中地表现为魏晋名士言语交际中与机智伴随的幽默感,渲染了他们在严酷社会现实中所表现出来的放达态度和游戏精神。例如《排调》第三十一则:郝隆七月七日出日中仰卧。人问其故,答曰“我晒书。”郝隆幽默地作答,表示自己满腹经书,学识渊博。这是一种痛快淋漓而又情韵隽永的幽默。

其表现幽默的方式多种多样:

或以调侃的方式表现幽默,即以戏谑生活的笔调表现对象。如《排调》第五十九则:“顾长康啖甘庶,先食尾。问所以,云渐至佳境。”顾恺之吃甘庶有趣,从梢子吃起,其回答更有趣。极俗之事,顾恺之却用极雅之语释之,“渐入佳境”本是一条审美欣赏规律,用在此处作一新解,自然显得幽默风趣。

或以反讽的方式表现幽默,即以一种曲折的讽刺和揶揄方式对人事物态的丑拙鄙陋作迂回机智的抨击。如《排调》第四十六则:“王文度、范荣期俱为简文所要。范年大而位小,王年小而位大。将前,更相推在前,既移久,王遂在范后。王因谓曰:簸之扬之,糠秕在前。范曰:洮之汰之,沙砾在后。通过人物言行的对比,造成反讽效果。王文度与范荣期先是虚情假意地谦让,后是巧比妙喻地攻击。

或以自嘲方式表现幽默。如《排调》第二十一则:“康僧渊目深而鼻高,王丞相每调之。僧渊曰:鼻者面之山,目者面之渊。山不高则不灵,渊不深则不清。”康僧渊借用《相书》上的说法,作了自我发挥。《相书》曰:“鼻之所在为天中,鼻有山象,故曰山。”他把人们欣赏自然景观的审美标准“山不高则不灵,渊不深则不清”用来评判自己的象貌。像这样用同一标尺观照不伦不类的对象,造成强烈的反差,自然会给人以幽默滑稽之感。这种自我解嘲是很高明的。

或以隐喻的方式表现幽默。如《轻诋》第十一则。桓温对袁宏不满,他讲了个故事曲达其意:刘景升有一头牛重千斤,吃的豆料是普通牛的十倍,可是驮运货物连一头瘦弱的母牛都不如。曹操后来把它杀了,用以犒劳士卒。人们莫不拍手称快。桓温以牛喻袁,含蓄而尖锐地指出袁是吃俸禄而无大用的庸才。

或以情节的陡转表现幽默。如《轻诋》第七则中记载:褚季野初到江南时,一次途经金昌亭,时逢苏州豪绅在此聚会,褚季野也参加了。但是大家并不认识名声显赫的褚季野其人,豪绅们轻慢他,嘱咐仆人给他多上茶水,少上粽子,并且茶一喝完就倒满,使褚季野始终不能吃粽。褚季野实在忍无可忍,他喝完茶,慢慢地举手打拱说:“我是褚季野。”此语一出,“四座惊散,无不狼狈”。这则故事通过情节的跌宕陡转造成诙谐的喜剧效果,豪绅们前居而后恭的丑态令人喷饭。

如果说,“《世说新语》的随机应变和令人拍案叫绝的机智(与幽默)表现,乃是在盛行清谈的氛围中,全力注重语言表达的极大热情所锤炼出来的”(井波律子),那么我们也应该联系魏晋时代氛围和名士清谈氛围,从语言学和美学的角度,研究《世说》语言的机智与幽默。然而,这似乎是一个尚待开拓的研究领域,正需要我们努力。


推荐阅读:

《世说新语》的语言艺术_中小学国学教育服务

一、《世说新语》的典雅与活俗 _中小学国学教育服务

二、《世说新语》的机智与幽默_中小学国学教育服务

三、《世说新语》的白描与修辞_中小学国学教育服务

上一篇:《世说新语》的语言艺术_中小学国学教育服务

下一篇:《世说新语》的典雅与活俗_中小学国学教育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