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最新资讯 > 教育服务 > 国学教育服务 >

《世说新语》的典雅与活俗_中小学国学教育服务

典雅与活俗是两种对举的语言风格。典雅者,词语优雅,雍容华贵,端庄凝重,情趣脱俗。活俗者,浅显易懂,平易亲切,如拉家常。《世说新语》的语言,雅俗兼备,各显其貌,各逞其能。

先说典雅。魏晋名士品人论事,以雅为美。以“雅”组成的褒义短语随处可见。如《文学》第五十二则谢安评论“ 谟定命,远猷辰告”(《诗经·大雅·抑》)“有雅人深致”。《雅量》第十七则称赞庾亮的长子庾会有“雅重之质”。《赏誉》第二十九谓“康子绍清远雅正”。《赏誉》第三十六则谓“嵇延祖(嵇绍)弘雅劭长”。《赏誉》第四十六则谓王舒“允作雅人”。《赏誉》第四十七则王导夸周 “雅流弘器”。《任诞》第二十八则也称周 “风德雅重”。《品藻》第五则赞陈玄伯的父亲“通雅博畅”。在对人物的描绘之中,也以雅言、雅行、雅态、雅质为极致。以雅为审美标准描绘人物的语句比比皆是。“时人目王右军:飘如游云,矫若惊龙。”(《容止》第三十则)写其娴雅。“山公举阮咸为吏部郎,目曰:‘清真寡欲,万物不能移也。’”(《赏誉》第十二则)赞其清雅。“公孙度目邴原:所谓云中白鹤,非燕雀之网所能罗也。”(《赏誉》第四则)称其高雅。“裴仆射,时人谓为言谈之林薮。”(《赏誉》第十八则)夸其博雅。《雅量》第二十八则描绘谢太傅(谢安)临危不惊的举止风度则颂其儒雅。总之,《世说新语》描写的人物,大都为魏晋名士,一流学人。他们能作隽语,能为清淡,具有美好的风度,具备一颗典雅的心,因而其语言之典雅,似乎是在意想之中的。但是必须看到:

《世说新语》的典雅与活俗_中小学国学教育服务

第一,《世说》语言的典雅,常表现在用典上,但它不喜欢用生僻的典故,总是给人用典而不觉其典,用典而有情趣的感觉。例如《言语》第十七则:邓艾口吃,语称艾艾。晋文王戏之曰:“卿云艾艾,定是几艾?”对曰:“凤兮凤兮,故是一凤。”“凤兮凤兮”语出《论语·微子》:“楚狂接舆歌而过孔子曰:‘凤兮凤兮,何德之衰!往者不可谏,来者犹可追。已而已而!⋯⋯’孔子下,欲与之言。趋而辟之,不得与之言。”读者即使不知其中典故,也能初知其意,窥见人物超凡脱俗的情趣。

第二,《世说》语言的典雅,并非字字有来历,句句多典故,充满学究气,并非如王骥德《曲律·论须读书》所说的“卖弄学问,堆垛陈腐,以吓三家村人”的恶道,而是“清微简远”,意深味隽,能引导读者探寻象外之意,品尝言外之旨。

如《言语》第五十七则:

顾悦与简文同年,而发早白。简文曰:“卿何以先白?”对曰:“蒲柳之姿,望秋而落;松柏之质,经霜弥茂。”

顾悦避实就虚,运用比喻,巧作回答,将己之衰朽与简文之健康形成对比,用语端庄,耐人寻味。

第三,《世说》语言的典雅,往往富于个性化,能体现人物的文化心理和个性特征。这就非一般的典重雅洁可比。如《文学》第三则记叙盖代大儒郑玄逸事。郑玄家的奴婢都喜欢读书,一次奴婢做事不称意,又为自己辩解,郑玄发怒,叫人把她拖到泥中罚站。不一会,有一婢女问:“胡为乎泥中?”被罚婢女答曰:“薄言往诉,逢彼之怒。”所问所答皆用《诗经》语句,前者出自《邶风·式微》,后者源于《邶风·柏舟》,引用古诗,自然贴切,充分显示郑玄家中奴婢的文化素养,从而衬托、渲染了郑玄的大儒形象。余嘉锡认为对于这一故事“既不能悬断其子虚,亦何妨姑留为佳话”。我们也由此可以看出《世说新语》语言雅丽精绝,脱去流俗的特色。

再说活俗。《世说》语言的活俗主要表现为口语的运用。从语言学的角度看,“自从南北朝骈文盛行以后,书面语和口语才分了家。在这时期中,只有《世说新语》、《颜氏家训》等少数散文作品是接近口语的”。唯其接近口语、融进口语,才特别活泼,富有生气,能传达出说话人的神态语气,能表现出说话人的个性特征,能烘托出对话时的文化氛围。这就大大增强了语言的表现力。

例如:

人有问殷中军:“何以将得位而梦棺器?将得财而梦矢秽?”殷曰:“官本是臭腐,所以将得而梦棺尸;财本是粪土,所以将得而梦秽污。”时人以为名通。(《文学》第四十九则)

殷侯既废,桓公语诸人曰:“少时与渊源(殷侯)共骑竹马,我弃去,己辄取之,故当出我下。”(《品藻》第三十八则)唯其接近口语,融进口语,所以保存了古代汉语的许多在当时的新词语在后世的“活化石”,保存了古代文化的许多极为可贵的信息,为现代人研究古代汉语和古代文化提供了不可多得的可靠材料。如“函道”(指楼梯处,见《容止》第二十四则)、“胡床”(指一种可折迭的轻便坐具,见《容止》第二十四则,《自新》第二则,《任诞》第四十九则,《简傲》第十二则)、“筒中”(指细布,见《雅量》第六则)。《世说》中的语言有些直到今天仍不待训诂而明白如话。例如《言语》第九十一则:“王子敬曰:从山阴道上行,山川自相映发,使人应接不暇。若秋冬之际,尤难为怀。”其状物之美,写人感受,明爽通俗,自然不用再作什么诠释了。这段文字与现代语言几乎没有什么差别。有些段落即使在今天看来不太好懂,但那并非故意追求生僻的结果,而是语言的时代变化造成的隔膜,其实这些段落在当时还是好懂的。

总之,《世说新语》的典雅不是古奥艰涩,不是矫揉造作;《世说新语》的活俗不是粗俗、鄙俗,不是阿世媚俗。


推荐阅读:

《世说新语》的语言艺术_中小学国学教育服务

一、《世说新语》的典雅与活俗 _中小学国学教育服务

二、《世说新语》的机智与幽默_中小学国学教育服务

三、《世说新语》的白描与修辞_中小学国学教育服务

上一篇:《世说新语》的机智与幽默_中小学国学教育服务

下一篇:《世说新语》的白描与修辞_中小学教育